您的位置 : 鄉村閱讀網 > 資訊 九州戰龍陳飛江寒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

九州戰龍陳飛江寒雪免費閱讀最新章節

時間:2019-11-14 19:53:56編輯:懷亦

獨家新書《九州戰龍》是來自逆命而生、背光而行最新寫的一本都市類型的小說,男女主角是陳飛江寒雪,文中感情敘述細膩,情節跌宕起伏,卻又順暢自然。下面是簡介:三年前,他家道中落被人陷害,慘遭未婚妻拋棄,如明珠蒙塵,失去所有的星耀。三年后,他強勢而歸卷土重來,誓必奪回一切!所謂的弱,就是一種罪,他逆命而生,背光而行,仗長劍十里,踏九州絕世,祭年少輕狂!

《九州戰龍》 015 不是所有人都需要被人保護 免費試讀

一席話,成功將眾人的怒火點燃,一個個恨不得現在就把酒瓶子扔過去。

一時間,所有人全都嗤之以鼻的望向陳凡,坐等看起好戲,司徒浩之所以能成為這群富二代中的老大,除了靠家里外,還有就是他強勁的跆拳道功底,若不是王沫沫一直護著陳飛,他早就恨不得一腳將陳飛卷出去。

王沫沫見陳飛不為所動,依舊是一副云淡風輕的表情,又氣又擔心道“懶得管你,我看那救護車是給你自己叫的吧!”

陳飛淡淡道“沫沫,你去門口等著我吧,我馬上就帶你走!”

王沫沫白了陳飛一眼,氣呼呼道“沒人會跟你走,你今天就是被人打死我也不會管你一下的。”

陳飛沒有多言,轉身朝著司徒浩走去。

司徒浩見陳飛走了過來,嘴角彎起,沖著陳飛挑釁的伸出手指,砸吧著嘴道“嘖嘖......很快你就會知道,和我單挑,是你做的最錯誤的決定,我會讓你因為對我的輕視付出血的代價。”

“你錯了,我不是輕視你,是壓根就不想理你!”

司徒浩聞言,臉色瞬間扭曲起來,嘴里發出一聲怒吼,青筋暴起的攥起拳頭,整個人猛地彈地而起,猶如飛鷹般一擊旋風踢朝陳飛兇猛而來。

動作干練,腿部生風,速度敏捷,直接在空中拖出一道虛影弧線,勢若雷霆的超陳飛攻擊而來。

這是跆拳道中難度較高威力較大的攻擊,看的出來司徒浩已經準備一擊必殺,絲毫沒有留情。

“去死!”

伴隨著一聲怒吼,凌冽的攻擊已經洶涌而至,如此炫酷的攻擊甚至惹得周圍的人喝彩連連,拍手叫好。

就在所有人以為陳飛將要在這一擊下血肉橫飛時,只見陳飛眼中露出一絲不屑的光芒,冷笑道。

“花拳繡腿,也敢賣弄?也罷,今天我就好好教你做人!”

旋即,陳飛緩緩攤開手掌,不動生風,渾身之中突然爆發出一股駭然的壓迫力。

陳飛身上涌出的氣勢,竟然讓攻擊而來的司徒浩有了懼意,甚至有一種被抽空力量的壓迫感,有了放棄攻擊的念頭。

不過開弓沒有回頭箭,司徒浩只能忍住心中的恐懼,繼續朝陳飛踢去,就在他的旋風踢快要落在陳飛的面門之時,只見陳飛手掌輕輕對著他的腳踝一撥,仿若四兩撥千斤般,司徒浩整個人騰云駕霧般的倒飛出去,重重的砸在了茶幾上,直接暈死過去。

包廂內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靜,全都一臉懵逼的朝著陳飛望去,顯然這些人根本不知道方才那短短的一瞬到底發生了什么。

但是看到暈死過去的司徒浩,他們卻全都感到腳底涌起一陣涼意,臉上寫滿了恐懼。

跆拳道黑帶,就這么暈死過去了?

陳飛望了一眼目光呆滯的眾人,在一旁問道“還有人想打嗎?要是沒人想打,我就帶沫沫走了!”

話音落下,陳飛轉身走向門口,拉起還未回過神的王沫沫揚長而去......

王沫沫此時才回過神來,雖然之前見識過陳飛打跑曹豹那伙人,不過司徒浩可是跆拳道黑段,單輪實力而言,比那些混混還要厲害,如今竟然在陳飛面前毫無還手之力,顯然這是她沒有料到的事情。

正當兩人快要走出包廂之時,身后那些人才反應過來,幾個人立刻朝著司徒浩跑去,扶起昏死過去的司徒浩,嘴里還惡狠狠的威脅著。

“土鱉,你竟然敢打司徒少,你知道他爸是誰嗎,公安局局長,你死定了!”

“就你這種人,只要司徒少一句話,第二天便能讓你從吳洲消失。”

陳飛停下腳步,冷冷的轉過身,一個眼神朝著說話的幾人遞了過去,瞬間這幾人身子一顫,全都嚇得閉上了嘴巴,手一抖,司徒浩砰地一聲再次摔在了地上。

“啊!”

一聲痛叫傳來,司徒浩竟然被率醒,渾身有一種散架的感覺,掙扎了幾下也沒有從地上爬起來。

“王八蛋,你敢傷我,我絕對不會放過你!”

司徒浩一臉怒意,有氣無力的望著陳飛罵道。

陳飛知道司徒浩傷的不輕,也不打算繼續糾纏,正要拉著網王沫沫離開,誰知司徒浩竟然不知死活的再次罵了起來。

“你今天帶走王沫沫又能怎樣,不怕告訴你,老子早就看上他了,早晚都會上了他,哈哈......!”

陳飛眉頭一緊,陰沉著臉一步步向著司徒浩走去。

“找死!”

王沫沫見陳飛停在司徒浩面前,生怕事情鬧得更大,立刻在身后拉住陳飛道“我跟你回去,你別再動手了!如果鬧出事了,以你現在的情況,誰能護住你?”

正如方才那些人所說,司徒浩家里的勢力,根本不是陳飛能夠惹得起的,只不過王沫沫看在眼里,陳飛此番歸來,整個人氣質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現在的陳飛,就如同一個瘋子般,誰要敢惹他,他絕不會手軟!

陳飛微微轉頭,對王沫沫笑道“不是所有人都需要被人保護,有一種人的存在是為了保護別人!”

話音落下,陳飛輕輕拍了拍王沫沫的頭,眼中閃過一抹凌厲的寒意,一把將司徒浩提了起來,冷聲道“別的事情,我可以當做沒看見,可你敢打沫沫的注意,這讓我很不爽!”

司徒浩本以為搬出自己的身份會讓陳飛懼怕,如今見陳飛動怒,整個人險些就要嚇尿,涕泗橫流的望著陳飛。

“你有你的背景,我有我的背影,這個世界永遠都是成王敗寇,既然你已經敗在我的手里,就要認清楚眼前的情況,有的時候,廢話說多了只會顯得你很蠢!”

司徒浩臉色慘白,一臉恐懼的支吾道“瘋子,你到底要怎么樣?”

“簡單,以后不要出現在王沫沫面前!”

司徒浩咬了咬牙,悶著頭夾著嗓子道“好!”

今日,他可謂是將臉都丟光了,此刻殺了陳飛的心都有了。

“大點聲!”

“好!”

陳飛眉頭一皺,手腕一抖,如同丟垃圾般將司徒浩扔出了十幾米遠,沉著臉道“吵到我了!”

周圍的人見司徒浩再次被打飛,全都恐懼的望了過去,見司徒浩一動不動,全都緊張起來。

“完了.......出事了!”

陳飛沒有理會眾人,直接拽著王沫沫的胳膊走出了包廂,這一次,再也沒有人敢阻攔,甚至王沫沫也沒有在做任何的掙扎。

她一直用余光偷偷瞄著面無表情的陳飛,方才的一幕一直反復浮現在她的腦海中,不知為何,這個令她厭惡的男人,形象突然在某一瞬間變得高大起來。

這是三年前家族出事,一拍屁股玩消失的那個男人?

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陳飛嗎?

陳飛給王沫沫的感覺變得愈發的陌生起來,可是這種改變,竟然讓她莫名心安。

珈藍酒吧外,王沫沫有些擔心的回頭望著,陳飛則是像什么都沒發生一般在馬路上打著車。

數秒之后,王沫沫突然一臉憂心的走了過去,開口問道“司徒浩不會有事吧?”

陳飛淡淡道“動手之前,我已經替他叫了救護車,命可以保住,不過那一身的跆拳道已經廢掉了。”

王沫沫見陳飛還能如此坦然,頓時有些無語,難道他真的不怕司徒亮家里的關系?

王沫沫撩了撩臉上的碎發,沒有化妝的她五官看上去多了一份俏皮與可愛。

她嘆了一口氣道“你今天你捅了大簍子了,司徒浩絕對不會放過你!”

陳飛微微一笑,拉開出租車門道“照你這么說,我該上去滅口,免得放虎歸山?”

王沫沫見陳飛一臉輕描淡寫的表情,一時怒氣更盛,看來自己善意的提醒真是顯得異常多余。

先是得罪了黑虎幫,現在又得罪了司徒浩,如今你徹底是黑白兩道的人都得罪了,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辦?

王沫沫心中置著氣,悶頭跟陳飛上了出租車,可是想想這兩次陳飛都是為了維護自己,頓時又有些不忍。

她咬了咬嘴唇道“明天早晨你來我們學校一趟,我帶你去給司徒浩道歉。”

陳飛冷聲道“有這功夫,還是多學點習,別辜負佩姨對你的期望!”

從今日王沫沫幾次的舉動來看,陳飛已經能夠感覺到,雖然王沫沫嘴上一直對自己很是排斥,不過卻屢次替自己著想,頓時心里涌起一絲暖意。

“不作死,不會死!”

王沫沫抱怨一句,便再也不搭理陳飛,回到住處后,陳飛和沈佩聊了幾句,便告辭離去。

......

翌日,***總裁辦公室內。

陳飛坐在江寒雪幾米開外的真皮沙發上,拿著剛剛從江寒雪手里搶過來的咖啡,一臉陶醉的品嘗起來。

江寒雪望著陳飛這幅賤樣,簡直恨得牙根直癢癢,自己剛沖好的咖啡,一口還沒喝就被這個死變態奪走,心里怎么能不氣。

陳飛抿了一口咖啡,研究起咖啡杯道“這杯子手感不錯,正好我缺一個喝水的杯子。”

江寒雪一臉厭惡道“不要臉,趕快把杯子還我。”

陳飛笑瞇瞇道“好啊,不過這杯子上面已經沾了我的口水,你確定要拿回去。”

江寒雪氣的俏臉通紅,瞪著陳飛怒聲道“無恥!”

她正準備發作,突然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,無奈只能平息怒火,對著門外喊道“進來!”

隨著辦公室的門打開,只見一條腿率先邁了進來,下一秒,一個穿著緊身職業裝的女人走了進來。

女人進來后,還朝著陳飛的方向望了一眼,露出一抹遲疑和驚訝的神色,似乎對于陳飛的存在頗感意外。

女人尷尬的沖著陳飛笑了笑,隨即朝著江寒雪走了過去。

江寒雪抬起頭問道“唐柔,剛出差回來,怎么不多休息下?”

唐柔柳眉微蹙,隨即臉色一變,俯身趴在江寒雪的耳邊低聲道“總裁,恐怕我們要有麻煩了!”

九州戰龍

九州戰龍

作者:逆命而生、背光而行類型:都市狀態:已完結

三年前,他家道中落被人陷害,慘遭未婚妻拋棄,如明珠蒙塵,失去所有的星耀。三年后,他強勢而歸卷土重來,誓必奪回一切!所謂的弱,就是...

小說詳情
49选7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