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鄉村閱讀網 > 資訊 致命合約:老公太深情免費閱讀全本 祁薄歐陽陌最新章節

致命合約:老公太深情免費閱讀全本 祁薄歐陽陌最新章節

時間:2019-10-27 15:45:02編輯:水翠

獨家新書《致命合約:老公太深情》由著名作者手可摘星傾心創作的一本總裁豪門類型的小說,男女主角是祁薄歐陽陌,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,卻又順理成章,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。下面看精彩試讀:一紙契約擺在她的眼前:"你也不是第一次被我睡。我記得你‘小時候’可是很喜歡我睡你的。現在想想真是懷念,這筆生意你怎么算都劃得來。簽了這份契約,我就救你的父親."12個月的情人,一個孩子.要求是不多.可一個孩子…………在外人眼里,祁薄是霍氏的首席執行官,有錢,有材,有權,有勢,還有色。為人冷酷無情,狐貍一般精明集萬千光環于一身的人物。在歐陽陌眼里他就是,禽獸,流氓,變態。其他什么也看不到。

《致命合約:老公太深情》 第十五章 那年的冬天好冷 免費試讀

最終還是沒能留住祁薄。

空蕩蕩的屋子里獨留她一人。

剛才經祁薄的提醒,往事很多片段涌上腦海。

一幀幀折磨得她眼睛通紅。

高三那年的冬天特別的冷,祁薄那時好像有個關于膠料的項目研究,去了西安四個月才回來,歐陽陌知的當天,他在做不鹵膠高溫軟化測試。

兩人約好在鐵站牌下碰面。

大雪如敗絮,鋪天蓋地。

歐陽陌站在鐵站牌下一個多小時祁薄才趕來。

看到已經凍僵的歐陽陌,很是心疼。“傻瓜,雪這么大,你怎么不找個暖和的地方呆著?”語氣指責,行為卻背道而馳。他將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,還取下了圍巾將她包的嚴嚴實實的。

“走,我帶你去喝點熱東西。”

歐陽陌做了什么?

哦。

她一動不動,愣是不走。

還莫名其妙的將他披在身上的衣服丟在地,圍巾也扯了下來。

像個賭氣的小孩。

“因為我遲到嗎?”

她的行為讓他不爽。

已經凍成這樣了,還拿自己不當回事。

一直不發言的歐陽陌抬起頭來,看著他帶有怒氣依然俊美無鑄的臉,說:“祁薄,我年幼無知騙了你,我現在后悔了。我想迷途知返,好好學習,考一所不錯的大學。你看我現在有上進心了,你應該為我高興啊。”

祁薄像聽到了一個笑話,卻又笑不出來。

分手?

就因為遲到嗎?

“歐陽陌,你也經常遲到,你公平點。”

公平?

這時的歐陽陌拿什么跟他談公平。

她再年幼無知,在一個星期前也成年了。

是自己誘惑了他。

滿足了自己的私欲。

現在懷孕了,還不能生,她咎由自取,痛不欲生。

卻不敢告訴他。

“我們分手吧。”

她又重復了一次。

態度跟語氣過分認真,不像在開玩笑。

“我為什么要為你高興?”

他赫然朝她逼近一步,將她困在懷中。“我不高興,現在、此時,非常不高興,你想讓我為你高興?你在耍我嗎?”

“對不起,你就當我耍你吧。”

“你想好好學習,考一所好的大學是好事,你覺得我礙事沒關系。距離高考不超過八個月,我保證在這八個月里不出現在你面前,但前提是不準說分手。今天的話,我只當你賭氣,下不為例。來,這是我特意為你準備的生日禮物。”

祁薄松開她,從口袋里拿出準備好的生日禮物。

歐陽陌退了一步,根本不接。“這是為明年準備的嗎?”

“你拿著。”她退了一步,他跟逼近了一步,將手中的禮物塞到她的手中。“你現在不理智,我不跟理論。你什么時候覺得我不妨礙你,就什么時候找我,隨時待命。”

“就像這次一樣嗎?為了一個項目,去了西安四個月。”

這個理由太無理取鬧了。“如果你是為這個事,我很抱歉,項目已經接近了尾聲。下面我哪兒都不去了。”只守著你。

毫不領情的一笑,說:“你去不去關我什么事,我不要你了。”

這句話非常解氣,同時也很氣人。

祁薄撿起地上的衣服跟圍巾,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看著他的背影,她淚流滿面。

我生病了祁薄。

我可能要死了——

帶著你的孩子。

可是我不敢告訴你啊。

……

不知道什么時候,歐陽陌哭倒在沙發里。那年冬天他的禮物從衣服里掉了出來,是一條簡單的項鏈,上面刻了B&M。他雖然沒有說是什么,她一眼看就明白了,是薄與陌。

那天她在鐵站牌下哭得像走失的愛麗絲。

坐起來,眼淚一抹。

照樣還是那個倔強的,不服輸的歐陽陌。

過去就成回憶,這么多年因為痛苦都不去想,現在時機也沒有傷春悲秋的資格。

歐陽陌打起精神來吧。

祁薄已經離開了,他不可能會突發其想又跑回來。她迅速的起身收拾了一點東西,回姚姨的住處。

一諾也不知道好沒好,姚姨也沒有打電話來。

總歸還是得回去看看。

一來她就后悔了。

布藝的亞麻色沙發上,一大一小正坐著兩人。大的是陸周,小的是歐陽一諾。一諾就坐在陸周的腿上,手里捧著一本童話書。倆人頭挨著頭,陸周正在給一諾講解書上的圖畫。

這個畫面感特別的強,她甚至有那么一秒將一諾誤認成陸周的女兒,而不是他的妹妹。

瞬間的沖擊有點大,導致她一時楞住不曉得動。

當陸周抬頭朝她看來時,她才有了反應。一個念頭閃電般劃過,姚姨不準自己跟陸周往來,現下在她的眼皮子底下,自己是不是該走?

歐陽陌這樣想著,也這樣做了。

“站住。”

坐在客廳里的陸周看著眼前正在找理由開溜的女人就七竅生煙。“歐陽陌,我是洪水猛獸嗎?”聲音不高,但明顯飽含著怒意。

回過頭來,歐陽陌微微一笑。

這個當然不是。

可是,你媽就不好說了。

咽了咽口水,歐陽陌尋找著措辭,小心翼翼的解釋:“你真會開玩笑,呵呵,一諾你說是吧。”歐陽陌拉歐陽一諾來墊背。

歐陽一諾看了她一眼,說:“我說什么?說哥哥開玩笑嗎?可是哥哥沒有開玩笑。倒是你——歐陽陌,笑的好假,丑死了。”

……這是自己的親妹嗎?

我看是陸周的親妹。

歐陽陌果斷閉嘴。

“你不要對一諾擠眉弄眼了,拉一個孩子跟你一起撒謊,你也不覺得羞愧。”陸周面無表情的看著她,神色真誠,歐陽陌略有無語。

我哪兒有拉她一起撒謊,她不是剛拆了的慌言嗎?

羞愧個鬼。

雖然憋屈,歐陽陌還是假裝無奈一笑,點了點頭:“有點羞愧。”

顯然,這個自帶透視眼的陸周又看出她撒謊了。

一時大家都不說話。

歐陽一諾扯了扯陸周的衣角,說:“哥哥,你看起來有點討厭姐姐。”

唔了聲,陸周說:“你怎么看出來的。”

歐陽陌大吃一驚,不是吧。

原來他是討厭自己。

這好說,以后井水不犯河水,自然相安無事。

最好能讓姚姨聽到,那就更好了。

哈哈干笑兩聲,歐陽陌說:“一諾你真會開玩笑。”她開始煽風點火。

“她沒有開玩笑。”陸周赫然瞪了她一眼。

歐陽陌趕緊閉嘴。

這時,姚姨從廚房里出來了。見歐陽陌站在客廳里與兒子對視,立馬沖過來,打斷他們的‘眉目傳情’。

“你回來了,怎么不提前說一聲。你看,我碗都洗了。你吃了嗎?要沒有吃,屋里也沒有什么吃的。”一臉的歉意。

歐陽陌算是聽出來了,家里沒有吃的,你沒有吃就出去吃,順便就不要回來了。

好欲哭無淚的原因啊。

就算如此,她也只得順坡下。

“啊?已經沒有吃了的啦?”她摸了摸肚子,一副饑餓的表情。“那我出去買點吃的。就直接回去了。”反正一諾看上去已經沒事了,自己也放心了。

姚姨聞言心情好多了,慈愛的笑著說:“你回來也不提前說聲,這么晚,我早讓柳嬸回去了。也沒有留飯,你趕緊出去吃吧,再晚了也沒有什么吃的了。”合情合理,也非常的為她著想的一番話。

歐陽陌嗯了聲,對著有些不高興的一諾抱歉的笑著說:“姐姐好餓,改天再來看你。”

姚姨特意將歐陽陌送到門,生怕她耍賴不走。

臨出門時,歐陽陌將取出來的三千塊錢塞在姚姨的手上。

倆人心照不宣的對視一眼,便一個轉身離去,一個‘嘭’的聲關上門。
致命合約:老公太深情

致命合約:老公太深情

作者:手可摘星類型:都市狀態:連載中

一紙契約擺在她的眼前:"你也不是第一次被我睡。我記得你‘小時候’可是很喜歡我睡你的。現在想想真是懷念,這筆生意你怎么算都劃得來。...

小說詳情
49选7开奖走势图